子虚乌有

蜉蝣之人。

【APH/朝耀】我的夜光手表好看吗?(上)

*cp朝耀,学园paro。有那么一点点学园偶像因素但是这不重要x
*全程欢脱向,ooc,戳雷歉阅读自带避雷针。
*分段注意
*题文无关!题文无关!题文无关!
* @上善若水º我没有完结,写得渣到爆炸,我有罪,土下座。
*末班车,太刺激了!!(哭)
 
 
 
00
我是王耀。是学校广播站一个普通到不能再普通的广播员。在这这所学校里我称得上是小透明,一头扎在学生群中都认不出来的那种——
 
可惜,以上都是我瞎掰出来的。
 
01
王耀是学校广播站的广播员,这个人人都知道。平时他的风格与他在广播的风格大相径庭。
 
因为他每天中午都会在广播站待着的缘故,所以他这个时候总是会被学院里偶像团体找上。近几年来盛行的“学院偶像”还是火热到了这里,偶像团体层出不穷。
 
最锲而不舍向他抛出橄榄枝的团体估计就是王耀班上的一个由四个外国人所组成的偶像团体,平时王耀和他们的关系一直很好,一旦到了“学院偶像”这个话题王耀就死活不答应。每次他都以什么都不会的理由搪塞了去,每次都被阿尔弗雷德驳回。尽管驳回阿尔弗雷德并没有让他强行加入。
 
“你为什么不答应阿尔弗雷德成为学园偶像?”
 
下课后亚瑟无意中问起王耀这个问题让他愣了愣。平时他和亚瑟的交流很少,有的时候一天甚至一句话都不说。王耀摇摇头将课桌上的教科书收回书包整个人趴在桌子上把脸埋在臂弯里思考着这个问题。脑袋里一片空白面对亚瑟的问题一贯巧舌如簧的王耀竟然不知道从何答起,他沉默一会才回答:“应该是嫌麻烦吧。具体的我也……不知道。”
 
“……王耀你和我想的一样,不过你要知道阿尔弗雷德的脾气,他会把你烦到死的。直到你答应他这个请求的时候。”
 
那天,经历过弟弟狂轰滥炸的亚瑟如是说道。
 
王耀抬起头来,想起一个月前隔壁班的阿尔弗雷德一下课就来班级门口大喊“亚瑟我们一起成为偶像走上人生巅峰吧”“亚蒂和我一起成为偶像然后成为CEO迎娶白富美吧”等等的话,有的时候甚至会引起班主任的注意。有好几次他还听见亚瑟手机响了,来信是阿尔弗雷德的。
 
……如果在学校是这样的话私底下应该会更起劲吧。
 
王耀一脸复杂的看向气定神闲的亚瑟:“我是不会去的。”
 
“……你放心我不是来抓人的,我只是提醒你而已。”
 
由阿尔弗雷德无意中的一场邀请,不然他和亚瑟的相处模式还是那么无趣——那天之后,他们的相处模式渐渐的转变起来。
 
02
最后王耀在阿尔弗雷德的软磨硬泡之下还是加入了他们的偶像团体。当他站在音乐教室门口的时候就听见里面阿尔弗雷德传出来的魔性笑声。王耀推开门第一眼看到的就是亚瑟手里各拿着一片海苔黑着脸放在本来就很粗的眉毛上。
 
爆笑。
 
王耀忍不住跟着阿尔弗雷德大笑出声,同时关上了身后的门让亚瑟成功避过被人抓拍的危险。笑到肚子疼,可还是不想停下来。旁边一直在忍笑的弗朗西斯忍不住弯下腰大笑起来,刚从卫生间出来的伊万对着笑到抽搐三个人和黑着脸嚼着海苔的亚瑟一脸懵逼。
 
哎,他在如厕的时候错过了什么好戏?伊万陷入了沉思。
 
“咳、咳咳。”一想到刚才那个场面的阿尔弗雷德成功的被水噎到而咳嗽起来,他现在被伊万用着看傻逼的眼神下笑出声被亚瑟用乐谱打一记暴栗。好不容易忍住笑容的阿尔弗雷德清清嗓子拿起桌子上的作业大眼瞪小眼。“成员够了,我们就开始任务分配吧。”
 
然后,阿尔弗雷德合上作业如是说道。语气里都是看了作业之后的懵逼。
 
“王耀,你负责数学。”
 
“弗朗,你负责化学。”
 
“伊万,你负责物理。”
 
“亚瑟,你负责买东西。”
   
“我,负责洗洗睡。”只见他拿起身后的米团,整个人瘫在椅子上装死,“我要补考,没看到过补考的英雄?”
 
一片死寂。
 
03
阿尔弗雷德那小子是要补考,这是在他分完工说的。然后他苦着脸说,老师说如果这次补考不过他就要留级,而且还要停止社团活动。
 
原来是有组建社团的啊。不过这个剧情发展实在是太套路了。
 
当阿尔弗雷德拿起成绩单摆在桌子上的时候,弗朗西斯拿起成绩单看看上面的评级目瞪口呆得一时说不出话,然后摘下眼镜用手遮住眼睛:“嘿阿尔,你这数理化……”将它顺手递给旁边的亚瑟。
 
亚瑟喝茶不说话,他对阿尔弗雷德的数理化已经习惯甚至麻木。甚至不知道他当年是怎么学习的。王耀从亚瑟手上接过成绩单,整个人都懵了。
 
“阿尔弗雷德,”他眼神深沉地盯着瘫在椅子上的阿尔弗雷德,盯得他一阵发毛。沉吟道,“我数理化成绩和你差不多,我们一起组团刷题。”
 
又是一片死寂,书本掉落在地上的声音打破这沉默。
 
“来吧,一起补,让五三疼爱你。”
 
——那年,人们想起被题海支配的恐惧。
 
04
补考结束了。
 
从考场出来的王耀简直快要虚脱,到了看见数学题就觉得恶心的地步。当天去到音乐教室打开门的时候——
 
亚瑟拿着本五三,阳光照进来衬得他仿佛像金光四射的雕像,如果无视手上的五三的话那么就更像了。王耀看到这个景象顿时又虚又怂,惊恐地想着卧槽难道成绩那么快就出来了吗再想想刚才才考完就不虚不怂了。
 
“真早,我考完了,所以我拒绝五三。”王耀放下书包坐在椅子上解开校服的几个扣子揪揪衣领上下甩动,窗帘被亚瑟拉上,手上的五三也不见了。王耀松口气,今天不用做五三真的是太棒了。他赞叹着,暗暗赞美十分明智的亚瑟爸爸。
 
不给他做无上的亚瑟就是爸爸,给他做五三的亚瑟就是儿子——这是王耀给亚瑟的标准。“考得怎么样?”亚瑟看向旁边的王耀与他的视线交汇,两个人都愣了一下很快就把视线移开。两个人脸上都有点烧,还有些尴尬。
 
虽然在同一个社团中活动,但是不得不说关系变好了啊。
 
“还行。”王耀回答,他突然想起刚刚来音乐教室看看情况的那天下午放学,那个时候是和亚瑟一起回家的。因为两个人的家刚好在同一个方向,顺路。那天下午两个人聊了很多,走得也特别慢。到最后王耀还提出以后放学一起回家的邀请。
 
阿尔弗雷德打开音乐教室门,一脸懵逼的看着在音乐教室靠着对方肩膀睡着的两个人,这两人关系咋变得那么好了??
 
05
阿尔弗雷德要报艺术节节目,这是在邮件上说的。他们已经在X站投稿作品,成了小有名气的团体。但是我们并没有开始活动——这是阿尔弗雷德的原话,最开始有和他们透过话,说要报艺术节的节目。
 
“他说要报为什么要我们两个去……?”王耀打个哈欠揉揉眼睛,听亚瑟这么说忍不住吐槽一句。亚瑟耸耸肩表示没有办法,“他说他最近有事情要做,可能是在想那个节目能不能通过吧。”王耀收拾东西的动作一顿,很快恢复正常。把书包放在桌子上伸懒腰,“那么一起走吧,去交申请表。”
 
放学时段走廊上的人很多,王耀觉得现在很像平时放学时一起回家的时候,不知道为什么——他们现在并没有下楼就往校门方向走,而是改道向政教处走。
 
“王耀,没有阿尔弗雷德我们两个现在能这么熟……吗?”
 
亚瑟这个问题让王耀沉思了会儿。“可能不会……甚至还会停留在当初不冷不热的状态。”王耀向右看看人群密集的校门口说道,“我们两个都很被动,个人感觉吧。不然我还一直以为你是个睾冷呢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大傻子——”
 
“如果我没看透你我会一直以为你是一个安静如鸡的广播站的成员啊二傻子哟——”亚瑟学着王耀的口气说道和他一起笑出来。
 
“哈哈哈哈哈哈对了亚瑟你上次不就收到巧克力了吗,哟桃花不错噢。”王耀戳了戳亚瑟的手臂,“哎,悄悄的问一下,有中意的人吗?”
 
亚瑟笑着指了指政教处:“来,王耀,你告诉我我们现在在政教处门口说这个合适吗?在众目睽睽之下哦——”王耀看了看政教处,没有一位老师出来,他松了口气。
 
“来来来耳朵凑过来。”亚瑟这么说完王耀乖乖地将耳朵凑过去,亚瑟凑过他耳边说道:“王耀,我的夜光手表好看吗?”
 
王耀:luck down↓
 
 
 
TBC.

评论
热度(58)

© 子虚乌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