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虚乌有

蜉蝣之人。

【ES/司杏】花与歌与春 01

#司杏,5章完结系列
#极度我流,大写加粗的ooc,架空背景,没文笔,没文风而且特别矫·情
#歌者司x花店老板杏
#食用愉快,阅读自带避雷针,戳雷歉
#一坑未平一坑又起xx(喂
(☆前文特别辣眼睛,现在退出还来得及!!!!!
 
 
 
>>01.
 
潮湿又和煦的春季,新摘下的花装在花篮里散发出诱人的香味。花瓣上还有水珠在滚动着,从尾部轻轻跳下来掉落到地板上。春风灌进店内,带着雨后湿润土地的味道灵活地钻进鼻子。
 
城市渐渐的苏醒。杏拉开花店的门,迎着阳光将新的花篮放置在门口,眼睛望向广场中央的喷泉附近,空荡荡的。伸出手踮起脚摇摇挂在门旁的风铃,再看过去的时候一位青年就出现在喷泉旁边。
 
每一次都是这样,不知道是不是巧合。
 
顺手挂上开始营业的牌子,脚跨进店内侧过头继续看向有着红色头发的青年,杏脸上带着笑。
 
巧合还是默契,谁知道呢?
 
*
 
那是一个歌者,最近漂泊来这座城市的歌者。每隔一天早上都会准时到广场唱歌,而且时间恰好是和杏开花店后摇风铃的时间一样。有的时候闲下来看着店外聚集在喷泉边的人群她都想忍不住抛下花店亲自去听一听那位歌者的歌声,因为在她花店买花献给他的人不在少数。
 
清闲下来才可以搬着椅子在店门口听他模模糊糊的歌声,有的时候太累了听他歌声的时候可以直接在门口睡着,只是醒来的时候身上都会莫名其妙地出现一条放在店内沙发上的毯子。
 
谁盖的……?杏甩了甩沙发上粉红色的毯子,细毛飘舞在空气中。盯了它一会儿重新放回原位,照常搬着椅子到店外去一边听着歌者模模糊糊的声音,一边陷入睡眠。
 
杏不知道为什么听着歌者的歌声有种不可言喻的安心感,明明他们两个从来没有碰过面,更别说了解。后背习惯性地靠在擦拭得干干净净的墙壁上,带着浓重倦意的眼睛朝那个方向看了一眼就迅速闭上眼睛,像往常一样听着歌声入睡。这个时候杏就把花店交给前来兼职的学生管理。
 
透过人群的缝隙朱樱司可以看见靠在墙壁上睡觉的花店店主,每天下午都可以看到她搬着凳子来外面睡觉,他曾一度怀疑这位奇怪的店主一年四季是不是都这样。后来问了问附近的人他们都说是最近才这样的,并且带着不明意味的笑容看着朱樱司。
 
春天还带着冬季残余下来的冷度,稍不注意就会感冒。再加上最近降温得厉害,最近他看见花店老板没带毯子就出来睡觉的动作就觉得扎心,太不注意身体了。朱樱司这么想着头微微一转眼睛还在她身上。
 
“朱樱先生,刚才在走神哦。”围观人群中站在前前一排的一位妇人在歌曲结束的时候说道,眼睛笑得弯弯的,“在看着杏么?那姑娘人不错……你应该以为没人看到吧,我看的清清楚楚。”
 
朱樱司的脸有点红。他自己心里清楚自己也不是第一次这样子,现在被人说出来难免会害羞。朱樱司想起前几天黄昏时候有一位老人来问他是不是喜欢花店老板,他很快就否认。连姓名都不知道而且还没有正面接触过,只是路过花店旁边看见她睡得很沉怕她着凉了顺便进去拿毯子为她盖上——此外没有任何接触,这个细微的动作好像成了他的习惯。
 
现在他们都认为我喜欢她吗?真是不太妙。
 
“不……我没有……我不是……”朱樱司头摇得像个波浪鼓,双手左右摇摆着一直否认,脸部红得像个熟透了的苹果。太糟糕了!他在心里哀嚎着恐怕现在跳进喷泉里都洗不干净,甚至有些百口莫辩。
 
“哎呀,朱樱先生很害羞啊。”妇人笑意未减,没有继续把话说下去。他心里才松了口气,不过一想到在场所有人都会误会心情就十分复杂,而且特别对不起花店老板。
 
经过这个插曲今天朱樱司就提前结束了演唱。等到人群散开后他没有像往常那样立刻回家,现在他的脑子里都是那位妇人的话,尽管他竭力否认了他们还是不相信他,并且对那位妇人深信不疑。这才是他觉得委屈的地方。
 
朱樱司站起来烦躁的揉揉脸,收拾好带来的东西顺道去看看那位在心里一直在道歉的花店老板。太阳微微西斜,灰蓝色天空被橘色晕染一角,很快扩散开。鞋子踩在地面上尚未干透的水中,点起回旋的涟漪,带着寒意的风从后背吹来,朱樱司拢了拢浅棕色大衣领子,他觉得有些冷。
 
他很快就就想起一直没带毯子出来盖的花店老板。不自觉加快脚步。为什么出来的时候就不能带一条毯子盖着呢……?真是不注意身体啊。
 
“打扰了。”朱樱司走进花店朝店内说道,店员闻声抬起头来习以为常的朝他点点头,让他请便。他拿起叠好的毯子跨过门槛,走到杏面前帮她盖上被子,将她裹得严严实实的。刚刚裹好的时候就看见她睁着一双平静的蓝眼睛盯着自己,朱樱司想起那位妇人说的话。
 
气温快要回升了。
 
 
TBC.

评论(4)
热度(35)

© 子虚乌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