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虚乌有

蜉蝣之人。

【ES/零杏】猫妖

#想把每个小哥哥都写一遍系列x设定都是猫妖×人类
#写得十分放飞自我,本来是段子的结果写得不明意味,既不像段子也不像短篇,结尾像没有结尾_(:_」∠)_
#很短,很短,很短。ooc。ooc。ooc。慎入。慎入。慎入。没剧情,没剧情,没剧情。非常自我流。非常自我流。非常自我流。
#本来想和桃杏一起放上来的……然而卡了【土下座】
#戳雷歉,阅读自带避雷针。食用愉快(啥你竟然看到这里了??前文特别辣眼睛!!!!现在退出还来得及!!!
 
 
【零杏】
杏家里的猫很讨厌晒太阳。每次杏白天要带着它出去的时候它总会很抗拒地扒住地毯尖叫着拒绝她。杏试了好几次再听着自家主子凄厉的叫声就觉得心疼,一边苦恼着它为什么不出去一边暗中观察着它的作息时间,一直没有放弃白天要把它带出去的念头。
 
这只猫叫零,这是杏养的一只黑猫。这只猫是刚刚搬家过来的邻居给的,杏也不太好意思拒绝对方的好意。一开始抱着它就像抱着婴儿一般怕摔了,虽然她知道它正在睡觉。邻居也给它取了个名字叫做零。
 
从小到大一直很乖巧,不过在白天很少出去,晚上就独自去小区花园溜一圈后回来。杏有些担心这样会不会闷着它,总是想带它早上出去晒晒太阳什么的,可是小家伙并不领情。
 
“零,今天我带你出去噢。”
 
杏抱起趴在地毯上的零抚摸着它头部,手伸到它的下巴处挠了挠。零没有像平时那样抗拒地跳出她的怀抱扒住地毯死也不走,今天倒是很乖巧的任她抱着,听见这句话也不炸毛。杏突然觉得很惊恐。
 
卧槽主子不会是出了什么事吧??杏低头看看在怀里乖乖的零心里这么想,要不然平时都会很抗拒的哦?难道今天……是什么好日子?
 
杏回过神来的时候撞上了零的视线。她一直想不明白为什么自家主子的眼神为什么那么淡定,让人看得有点怂。“喵。”怀中的零轻轻地叫了一声,奶猫的软糯声音像一根羽毛扫在她的心头,突然有点发麻。要知道杏最经受不住的就是这种奶猫的叫声——
 
“不能拒绝哦。今天必须出去,我带着伞。”杏腾出一只手挥挥手里的雨伞,低头就看见它乖巧的趴在怀里的样子忍住prpr主子的念头,用手抹掉并不存在的鼻血带着伞大摇大摆的出门。当然,他们出门没多久就下雨了。回来的时候一人一猫被淋得一塌糊涂,雨伞还被风吹坏了。
 
旁友,这个就是带主子出门没看天气预告的例子。
 
同时这也是杏第一次带零出门的经历。在那之后尽管她怎么恳求它还是拒绝了杏,并用肉乎乎的爪子轻轻拍了拍杏的手掌让她打消这个念头。而且现在也开始对“出去”这个词非常敏感,一听到这个词就钻到沙发底下等着杏趴下来和它大眼瞪小眼。
 
“零好无情啊——白天总是不和我一起出去。”晚上杏故作忧伤的抱起正在玩毛线球的零抱到床上侧过身看看一脸黑猫问号的零,抬手摸了摸它的头发在它一直安静如水的眼神下闭上双眼。
 
晚上九点,平时这个时候她都在看书。或许是今天很累所以睡得格外早。
 
朔间零跳下杏的床铺,软软的肉垫拍在地板上没有一点声音。借助着椅子的高度它替杏关了台灯。昏暗的室内剩下一人一猫——准确的来说而是一人一妖。
 
黑暗之中红色的眼睛格外醒目。朔间零重新跳回床铺上坐在杏旁边,黑色的尾巴甩动着轻轻搭在她的手背上来回扫动,像是在安抚。
 
愿你好梦,杏。它的爪子轻轻放在手背上。靠近她,轻轻地用嘴点一下杏的脸颊。
 
杏的生物钟一向很准,早上将近7点半的时候她就醒了过来。睁开眼睛的时候第一反应就是看看旁边这个时间点刚好在睡觉的零,不巧的是她看见旁边有个男人对自己打招呼。
 
???家里进贼了而且还那么狂??老铁稳。杏仔细打量了下坐在旁边的男人,陷入懵逼之中。
猫耳,长长的猫尾左右摆动着。红色的猫眼——那双眼睛和家里的猫如出一辙,更准确的来说像同一个模子刻出来的,只是转换了一种形态而已。杏从床上起来一脸懵逼地拍拍脸:“零……?猫吗?”
 
“早上好♪吾辈等你很久了。重新自我介绍一下吧……”他从床上站起来,尾巴在空中划出弧度。“吾辈名为朔间零,请多指教了小姑娘♪”
 
【end】

评论(2)
热度(83)

© 子虚乌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