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月夜夫人

如此悲伤,如此无力。

【ES/绪杏】无名之地(上)

*cp绪杏
*架空,研究员毛x外星人(?)杏
*会ooc,慎入。文笔文风空中旋转爆炸boom。戳雷歉,阅读自带避雷针。
*能够接受以上,祝食用愉快w
 
—————————————————————
 
 
“这个地方我不知道是哪里,但是我好像遇见了很多人。”
 
 
#01
杏不知道是怎么来到这里的。

一觉醒来的时候她就发现自己到了这个不知名的地方,在脑中搜寻一会记忆页找不到这儿的名字。她此刻正以灵魂状态漂浮在空中,水蓝色眼睛看着忙碌的人群不禁觉得慌乱,虽说脚穿着拖鞋但还是无法落地。
 
杏长这么大,还是这么一次遇到这种情况。人群穿着与记忆中的人无异的衣装,楼房也没有什么区别,但是她不知道这儿是哪里。路过的人朝她打来惊恐的目光,杏只能一脸懵逼的看着他们走过。
 
Wait,谁来告诉我这是什么情况??这哪我杏。在心里自问自答着孤零零的蹲下来画着圈圈,她又想起昨天晚上没有完成的企划案头都大了。
 
“嗯?你在这里引起骚动了哦?”
 
戴着白色手套的手放在警帽帽檐上,手上的手表被太阳刺得炫目。橙色的头发被压在警帽下面仍掩盖不住它的张扬,杏扭过头眼光投向前来和她搭话的警察。
 
抬起手指指指自己。杏心情有点复杂,看着他腰间挂着亮晃晃的手铐猜到自己的标准结局。不过应该是没人看得见她吧?她现在可是虚浮状态的?吞了一口唾沫后杏开口:“……你是在,指我吗?”
 
“不是指你我在指谁呢?这位小姐不要飘在空中吓人了哦,那么现在请和我走一趟~。”
 
警察将手铐在手指上转了几个圈,眼睛笑得弯弯的。由于杏是漂浮着的缘故他的手铐拷不住她。当她正准备翻个白眼的时候她不知道什么时候被拉下来,手腕被拷上亮晃晃的手铐。她呆呆地看向那个手铐一时大脑像是被什么东西绑住了一样什么都想不起来,也无法思考。
 
杏:??? 

 
卧槽我就这么被拷上了??我就这样就要去监狱蹲着了??这哪我杏啊大兄弟你连我叫啥在那干啥你都没问直接把我带去警局??大兄弟你稳。
 
杏很绝望,她也不知道要干什么。
 
出乎意料的是警察没有把她带进警局,而是光明正大的开着警车不知道要把她送去哪里。警车停在一座大楼面前,杏想起刚才在开车途中那位警察对自己说的“要送去可以照顾你的地方”这句话,抬起头仰望着将近百层的大楼。
 
不是公寓。玻璃反射着太阳光,透过玻璃可以看见电梯中穿着白大褂的人,这里也不是医院——医院不是这个样子。
 
“这里是研究所,我有一个高中同学在这里……”杏看向旁边摘下警帽理了理他的橙色头发,他的眼睛变得闪闪发亮,好像看不见杏脸色变得苍白的杏。“诶诶诶你脸色突然变得好难看啊不是拿你去做实验的哦!”然后就把拷在她手上的手铐拿下来,双手合十。
 
你这么解释更可疑了啊??
 
“刚才只是做做样子,非常抱歉!哦,我是明星昴流,如你所见,我是一个警察~请跟我来吧,警察向来是不会害人的。”
 
会的,老哥。
 
 
#02
衣更真绪一直是个社会好青年,直到明星昴流带着一个漂浮着的女孩子放在研究室就跑撒手不管的行动后衣更真绪才知道明星昴流捅给他一个多大的篓子。
 
他发现除了莲巳敬人之外的人都用着古怪的目光看他。那种目光他是知道的,别人认为他丢下了——
 
女朋友——
 
还是飘着的那种。
 
“真~君发现最近研究室的视线吗?好奇怪,哈啊……”朔间凛月从被子中钻出一个头出来打个哈欠,擦去眼角边的生理盐水艰难地睁开眼睛看往衣更真绪的方向,然后头又钻回被子里。衣更真绪听着朔间凛月钻回被子里的声音整个人都发懵了,虽然他不知道朔间凛月突然提这个干什么,不过最后偶然问起他他就说你们两个迟早会有一腿,还真给他说对了。
 
研究室这个时候剩没几个人。除了正在睡觉的朔间凛月还有正在整理资料的他还有跟着他来的杏,除此之外没有其他的人。午餐时间并不是很漫长,不过今天比较特殊。因为研究室有相当一部分人去外面庆祝新成果诞生,所以剩下他们三个人待在研究室里。衣更真绪碍于杏的状态没有办法出去而回绝了同事的好意,朔间凛月则是微微敷衍了去,他本身不是很喜欢日间行动。
 
“你们饿了吗?”衣更真绪将最后一叠资料放整齐打破尴尬的沉默,杏看向他停止在研究室里飘来飘去的行动,朔间凛月这时冒出头来说了句不饿又钻回被子里。衣更真绪还想说什么的时候朔间凛月难得的再次探出头来说道:“真~君和杏如果饿了的话就去外面随便解决吧,不用管我。研究室交给我就好你们去吧——晚~安。”
 
衣更真绪:“……”简直让人无法反驳。
 
杏停留在衣更真绪的正前方轻轻叹口气闭上水蓝色的眼睛差点就要呈orz的模样趴在地上:“嗯,饿。但是我不知道我这个状态怎么进食……。”
 
他当场就懵掉了。
 
衣更真绪,一个根正苗红的霓虹好青年。在他26岁的时候他遇上了不知道第几个人生难题,万万没有想到的是他竟然会为如何进食这个问题而难倒。
 
万万没想到啊!!万万没想到啊!!
 
他觉得他这26年算是白活了。
 
然后他选择拿起手机打给消息灵通的游木真,询问他该怎么做。衣更真绪站起身将游木真的电话拨出去,出于本能的他走出实验室去旁边的茶水间等待游木真的接通。向他一五一十的说出实情,游木真就回答他一个令他特别尴尬的答案出来,之后就挂掉了电话。
 
这答案简直让人怀疑人生。
 
现在衣更真绪整个人仿佛得了尴尬癌。
 
杏看衣更真绪沉默着从外面走进来刚想问问他怎么了,又觉得他有些不太对劲就 没有询问。杏迫于无聊只能在研究室里到处转悠来缓解,转了好久她发现衣更真绪还是不对劲。
 
寂静。
 
还是寂静。
 
又是一片寂静。
 
淡淡的尴尬。
 
衣更真绪打过电话去给游木真询问过了。虽然他现在已经知道了答案,但是这个答案令他十分尴尬。他们认识不到几天就做出这只能够奇怪的举动会被别人误解的吧?衣更真绪苦恼的挠挠头发脑子飞快的旋转着,也问过游木真还有没有其他办法但是游木真如意料之中的说没有。
 
途径只有一个,却不知道如何开口。
 
【TBC.】

评论
热度(29)

© 长月夜夫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