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月夜夫人

如此悲伤,如此无力。

【英你】生贺

*架空,城市名很随意地用了字母(。)
*我真的不会写文艺系列大剧,好久没写bg所以渣得有一比系列大剧
*cp英你。铺垫一堆。雷者慎入。阅读自带避雷针,戳雷歉。很不好吃又很迷的一篇文,我想我应该去写写bg了(深沉吸烟)
*生贺
*生日快乐,可爱的泥石流er♡ @AC叶子
*食用愉快w
 
 
 
*
 
“先生,请问您要一束花吗?”
 
一个围着红色围巾的男孩子踮起脚抬起头,蓝色的眼睛直盯着面前高出几个头的男人,纯粹的眼睛里倒映出男人的面孔。亚瑟·柯克兰面无表情地盯着那个孩子手里的花又看看他的样子,像是在迟疑着。
 
今天是自己的恋人生日,他一直记着。但是他偏偏就在前几天和她冷战了——这真的是悲剧。平日里坦然面对各种事情的他面对这种情况懵了一阵子,因为他第一次谈恋爱而且不懂得怎么安慰女孩子,又加上自己的别扭,就拖到了现在。
 
“或许可以安慰恋人哦。”男孩像是看透他的心思一样对着他微笑着说道,“这是最后一束玫瑰,先生,那我就送给您吧。”男孩这么说的忙着把花束塞在亚瑟手里转身挤进人流中消失不见。亚瑟看着怀里包装精美的玫瑰对着它们发呆,站在人群中抱着玫瑰的他很是引人注目。心里确定了要去的地方,在别人的注视下淡定的抱着一束玫瑰快步走着。
 
艾米丽刚刚从一家杂志社里出来他就看见表哥抱着一束玫瑰快步走在大街上,走的方向是他表哥恋人家的方向——她咂咂嘴,早上还接到她的电话听着她发牢骚。一阵寒风把艾米丽给吹醒了。她将围巾提高了点又有些心疼为了给人留下好印象穿得很少的亚瑟一把走进一家酒吧。
 
希望他能够顺利?
 
街灯在夜里闪耀着。路过店铺门口都会扑过一阵暖风又很快被冷风吹散。深沉的天空无星无月,厚厚的乌黑云层缓慢移动着,路边灌木丛的树叶凋落在地上被风卷气胡乱飞舞着。走着走着脚步不自觉就快起来最后演变成小跑,她家的路程并不远——但是现在为什么觉得那么远。亚瑟心里这么想着也顾不上身后熟人的叫唤声。
 
有什么东西释然了。
 
*
 
你抱着眉团身上盖着毛毯头上戴着帽子蹲在电脑前发呆,看看右下角的日期心情复杂,想和亚瑟和好又碍于面子不肯率先打给他。“你们两个别扭的人真是麻烦”艾米丽这么评价着,她的言下之意你是清楚的但是就是不打过去。
 
第一是别扭,第二是因为烦人的话废属性。你捏了捏怀里软软的眉团叹口气,低下头看看它不悦的表情就想起自家恋人前几天冷战期间一脸不高兴的表情一样,你噗嗤的笑出来对着它蹭了蹭。
 
大门因为疏忽没有关闭,而是留着一条缝隙。大门被人轻轻打开了,冷风也趁机钻进没有开暖气的客厅,你打了个哈欠吸吸鼻子又揉了揉,将怀里的眉团又抱紧了一点。身后传来一阵悉悉簌簌的声音,身上的毯子被人拉走了。取而代之的是一个单手拥抱,肩上有些沉重。
 
你正惊讶于这个举动是谁的,心下一惊以为是入室盗窃的小偷又想起刚才忘记关的大门不禁懊恼起来。当你想要掰开身后人的手的时候传来熟悉的声音:“为什么不要关门?你这样子坐在这儿会感冒的。”歪头就看见亚瑟靠在你的肩膀上脸冻得微红,样子还有些可爱。
 
“生日礼物在你桌子上。”他别过脸不去看你。你转过来看看他发现他手里正抱着一捧玫瑰,脸上的红晕弄得你有些疑惑:因为不知道它们是因为冻红的还是因为害羞而红的。几乎是条件反射的你伸手接过去,“别生气了好吗?”你听见他这么小声的说着平时的糙汉心顿时软成少女心。
 
啊。他怎么能那么可爱。
 
“我没有生气哦……?现在我没有?你也是——不要生气了。”你将玫瑰和眉团放在椅子上站起来抬起头看看因为害羞而脸红慌忙用手遮住脸的绅士。你踮起脚轻轻抱抱他,“谢谢啦。”因为害羞你的声音变得很小,恨不得找一个地方钻下去,装作淡定的拍拍他的肩。
 
“生日快乐,我的好姑娘——拿了玫瑰就别走了。”
 
还在拍着他后背的你听见这句话一个不小心拍得用力了。
 
———————————————————
蜜汁脑洞↓
“姑娘啊姑娘你像一朵花!!!”
“柯克兰你醉了。别趴在我身上啊。”
 
(end)

评论(1)
热度(37)
  1. 湫鲤之否长月夜夫人 转载了此文字
  2. 牛顿_顿三岁长月夜夫人 转载了此文字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我爱我的泥石流er!!!

© 长月夜夫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