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月夜夫人

如此悲伤,如此无力。

【APH/异色/奥黯】 生活除了诗和远方还有身边的智障

*cp奥黯(奥利弗×王黯)
*生贺
*魔法师×政治老师设定
*阅读自带避雷针,戳雷歉
*有私设,Oli有些中二黯有些暴躁
*烂尾qwq
*生日快乐♪
 
《生活除了诗和远方还有身边的智障》
 
0.
 
缘分是一个神奇的东西。
 
王黯嘴里嚼着瓜子仁看向旁边昏昏欲睡的奥利弗,嫌弃地朝他头上扔了个瓜子壳想引起他的注意可惜不然,这家伙还在倒时差怪可怜的。王黯耸耸肩关掉电视,干脆把那家伙扛起来扔床上自己去厨房简单做顿早餐。
 
真的是一个神奇的东西。
 
奥利弗是一个魔法师,从王黯一开始认识他就知道的。有一段时间王黯也曾怀疑过奥利弗是不是一个中二病在骗他,并且觉得他很不可理喻。直到王黯有一次下班回家后看见奥利弗施展魔法的时候那些想法都云消雾散了,虽然奥利弗弄出的火柱有些不可原谅。
 
他从来不是一个相信奇怪东西的人,奥利弗展示给他的是个全新领域,他无法踏入的领域。
 
1.
 
“嗨,请问你需要什么帮助?我是一个魔法师。”
 
这一天晴空万里,王黯打开窗户打算流通室内空气的时候没一会儿就有一个人的头探出来。他是倒立着的所以王黯可以将他粗粗的眉毛一览无遗;脸上带着在王黯看来非常欠扁的笑容,粉橙色的头发乱乱的看起来很滑稽。王黯“啧”一声嫌弃的关上窗户大声地对他说句没有。在他以为一切都结束的时候身后传来的响声很好的引起他的注意力。
 
破碎的玻璃片在阳光下闪出耀眼的光芒直刺眼睛,王黯眼睁睁的看着自家玻璃窗户被那个混小子打破又看他站在窗槛上高傲的样子很想一脚踩扁他那丑恶的嘴脸。玻璃片撒落在窗台周围甚至是王黯的脚边都有,只见那个自称是魔法师的小混蛋手里拿着缀着星星的魔法棒对着他笑得猖狂,像一个胜利者。
 
“哈,窗户在我的魔法面前是不堪一击的你这个愚蠢的人类!不要小看Oli的魔法噢——”那个人手一挥黑色的斗篷露出手臂,食指竖起来摇了摇在王黯“关爱智障”的眼神下他自顾自的说道,“我叫奥利弗·柯克兰,王黯你好!你的愿望是什么呢?”
 
“滚出去,谢谢。”
 
王黯面无表情的看着那个家伙指着窗户外面的天空下了逐客令,看着地上的玻璃碎片一阵胃疼,同时他的内心几乎是崩溃的。
 
「生活除了诗和远方还有需要关爱无尽的智障……」他翻个白眼不去看奥利弗心里想着怎么才能让这个家伙麻溜儿的滚出去并快速的找人来修补窗户,他可不想被最近名声大噪的飞天盗贼入家偷东西。奥利弗委屈的瘪瘪嘴从窗台上跳下来,跳过玻璃碎片欢脱跑到王黯面前先在心里嘲讽了下他的身高再笑着说:
 
“我知道你心里在想什么但是我不是智障噢?最近名声大噪的飞天盗贼其实是我……呸。”奥利弗捂住嘴巴一脸悲催,等等为什么他早捏这个身份出来啊?作死么?他心虚的看了看王黯将魔法棒收起,“所以……”
 
“我拒绝。”王黯冷漠的看了奥利弗一眼拿起手机准备拨打妖妖零报警,“我可不想被警察调监控查到你到我家来到我家搜查,过后给我安个私藏犯人的罪名下去?”王黯挑眉手机要放到耳边的时候奥利弗用手夺过他的手里心里一阵发虚,他看着没有拨号的画面顿时懵了不明真相。
 
“那个盗贼早被抓了你没看新闻?哦我忘了你应该不会关心这些事情的,”王黯倒杯水给他看看破碎不堪的窗户,“帮我修理好窗户我就答应你。”
 
奥利弗暗地里松口气,看着窗户信心满满地挥挥魔法棒将玻璃碎片拼合在一起重新安上去,连裂缝都没有。他邀功似的对着王黯笑了笑听着他的下文。
 
“别这么看我。你睡地板。”
 
奥利弗:“……”
 
奥利弗哭着脸鼓着腮帮子一脸不情愿。毕竟寄人篱下却又不得不这样,他挺想争取一下的。——挤在一张床上睡也好啊毕竟都是男的,睡地板什么的实在有点凄惨啊……
 
他决定今晚要睡之前还是来争取一下好了。
 
当天晚上王黯无奈的背过身无视那个睡姿可怕的家伙,按耐住内心想要掐死他的冲动蒙上被子离他远了点。
 
2.
 
王黯在一所高中教政治科,早起晚归的状态让奥利弗有些心疼。人家一天到晚都在外面奔波而自己就在家里咸鱼闲成葛优成天在沙发上葛优瘫无所事事,也没有做些什么值得的事情顶多偶尔做做杯糕给他带去学校。这一天奥利弗没有瘫在沙发上而是坐着思考着在这个家里他的价值和应该做的事,最后因为长久以来累积而来的责任感迫使下站起来打开冰箱——
 
一应俱全。奥利弗这么想着拿起蔬菜熟练地做着下锅前的工作。
 
“这个时间虽然早了点……嗯待会再去弄吧。”
 
奥利弗继续瘫在沙发上掐着时间点,像个小媳妇待在家里等自家丈夫回来一样,虽说他不是小媳妇而是一个毁了王黯窗户的老攻。实在是闲着无聊,奥利弗只好自己画个魔法阵出来自娱自乐。
 
魔法阵画出来后奥利弗穿上死命护着没让王黯丢洗衣机里洗的斗篷出来穿在身上,把星星魔法棒拿出来吟唱出咒语来。地面上的魔法阵发出粉色的光芒要把他笼罩住一样,奥利弗闭上眼睛继续吟唱出繁杂的咒语出来,这个时候早就已经忘了刚才说要做饭的事情,只顾着专心吟唱咒语。
 
王黯推开门就看见一个火球朝这个方向飞来。幸好没有打到他而是打到旁边的墙壁硬生生的给砸出一个洞出来,王黯一脸懵逼的看着那个洞连鞋子都来不及换整个人石化在那里不知所措。奥利弗看见王黯回来了整个人缩在那里嘴里吟唱着水系魔法的咒语熄灭掉室内的火焰,但是他这么做还是熄不掉王黯想把他打死的火焰。
 
他赶忙恢复室内原本的样子,恢复好了后他嘿嘿嘿的干笑着现在整个人都方成德/意/志方块,一步一步后退着看看浑身冒黑气的王黯整个人怂得不成样子。
 
“我……我错了……王不亮不对黯黯……我错了……”
 
王黯把装着试卷的袋子扔在沙发上看着一脸无所畏惧的奥利弗呵呵一笑,差点一个巴掌招呼过去。
 
“奥利弗你知道吗……我不止一次想把你扔出去了……”
 
奥利弗:“……”
 
他一脸委屈的看着王黯在厨房忙的背影心里苦涩,幸亏没把他扔出去。
 
3.
 
等到奥利弗成功攻略掉王黯已经是两年后。
 
王黯这个人脾气暴躁是暴躁了点但人是很温柔的,就是超级迟钝。奥利弗暗示了他那么久他还没注意到,直到奥利弗忍不住直接炸毛的时候吼出一句话王黯才知道他喜欢他。
 
奥利弗吼的那句话是:
 
「辣鸡王黯你个智障不知道Oli一直以来在暗示你什么吗!你个智障噢我喜欢你噢你知道吗!辣鸡你那么迟钝早知道我不喜欢你了!辣鸡辣鸡辣鸡王黯你个大智障!!」
 
说句实话,他炸毛起来挺可爱的。
 
王黯卧在床上一脸冷漠的看着在旁边蹦哒的奥利弗不想说话,他现在身子像散了架一样腰还疼得要疯,而且下体还酸疼着压根没办法下来收拾那个昨天晚上折腾他的某个小混蛋。
 
“亲爱的你怎么了?很难受吗?”奥利弗凑过来坐到王黯旁边的空位上眨巴着他天蓝色的眼睛看着王黯。他看到了奥利弗的眼睛里倒映着他葛优瘫的模样顿时羞愧至极,直接踹他一脚想要踹下床点头:
 
“难受死了要不我们今晚换换彼此的位置?啊??你可以来体验一下?”
 
“别闹,无论什么时候我还是比你攻的。”
 
王黯:“……”
 
这个小混蛋。
 
4.
 
这一天王黯不知道奥利弗脑袋怎么了买了一罐可乐回来还捎了两根吸管回来放在桌子上,拉开拉环招呼正在改试卷的王黯过来指指罐子里的两根吸管率先咬住红色的一根后抬起头来:
 
“来来来你吸另外一个!”
 
看奥利弗十分有兴致的样子也不太好拒绝,王黯摘下眼镜顺了他的意咬住蓝色的那一根面无表情的看着咬住蓝色吸管的奥利弗,自顾自的吸几口。
 
清凉甜蜜的棕黑色液体吸入口中,王黯挪挪椅子的时候不经意碰到奥利弗的鼻子引起奥利弗的注意,只见奥利弗抬起头来嘴巴离开吸管抬起王黯的头径直吻下去。
 
王黯一时回不过神来,等到回过神来的时候奥利弗的唇已经离开唇了。
 
“你做什么啊噫我不就是碰了一下你的鼻子吗,对了你怎么了怎么趴在那里?”王黯用红笔戳戳双手捂脸的奥利弗一脸不知真相,等到奥利弗抬起头来王黯才发现他的脸很红。
 
“王不亮你刚才用鼻子碰我了我好开心啊我有点控制不住自己……”
 
王黯看着奥利弗一副幸福的样子发现他竟无言以对。
 
差点忘了他是个智障噢。
 
【end.】

评论(2)
热度(81)

© 长月夜夫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