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月夜夫人

如此悲伤,如此无力。

【APH/朝耀】摸摸尾巴你就是我的人了

*兔朝×狐耀
*先生发育慢,其实他和老王一样的岁数(smoke)
*烂尾
*生贺
*文笔文风全没注意
*戳雷歉,注意避雷,有私设
*生日快乐♪
 
《摸摸尾巴你就是我的人了》
 
1.
 
亚瑟·柯克兰在森林中撞见了一只狐狸,有着九条大尾巴的狐狸。
 
它站立在森林中最大最粗壮的榕树下面,钻过枝叶缝隙的细碎阳光撒在它的身上与环境一样美好。那只狐狸闭着眼睛,脖子上挂着一串铜铃,走起来会发出清脆在森林里显得突兀的铃声。
 
那只狐狸好像不知道自己的存在。亚瑟从草丛里钻出来用手拍拍耳朵上的叶片甩甩头,长长的兔耳被他的动作微微浮起随他的动作摆动。亚瑟甩头的动作一停,耳朵出于惯性的毫不留情的拍到了他的脸。他特意放慢脚步不发出声音来,亚瑟不想吵到那只狐狸,他只想看看那只鹿的样子而已。
 
「就一眼,一眼就可以了。我看看它长什么模样」
 
他停在那只狐狸的面前,发现那只狐狸已经睁开了眼睛正盯着他。因为身高的缘故亚瑟不得不昂起头来看看,脚也一直踮着。
 
「它太高了」
 
忽然眼前那一只狐狸消失了,他眼前出现了一个有同样脖子上有铜铃的男人,身穿白色长袍显得特别温吞。男人蹲下来琥珀金的眼里似乎藏着香醇的酒液在流转着。男人开口道:
 
“小家伙,我是王耀。如你所见,我是一只狐狸。”
 
亚瑟抱着自己手里的兔子玩偶与王耀对视,呆住了。他的手抓抓白色兔子的耳朵,忽然有些害羞的别过头小声地说着:“亚瑟·柯克兰,是只兔子。请多指教。”他的眼睛转过来偷偷看了一眼王耀又红着脸移开视线。
 
「他是一个温柔的人」
 
“你的家人呢?”
 
“……我也不知道。”
 
“啊啊,没事。你和我一起住吧,我也是一个人。”
 
之后森林里很多动物发现那只孤零零的狐狸后面有了一只长得软萌性格也很软的兔子,而且他们两个还到了形影不离的程度。
 
他们每天一起觅食游玩谈话,在别人眼里他们的关系非常好,而亚瑟心里深处却觉得王耀对他只有亲人一般的好。
 
亚瑟喜欢趴在王耀大大的尾巴上,毛绒绒的质感摸起来非常舒服。偶尔闲着没事他就会抓住王耀九条尾巴中的其中一条躺在旁边,软软的毛摸起来质感非常棒而且也是个不错的睡觉的地方,每当他有午睡的时候习惯性的趴在尾巴旁边睡。虽然每一次总是会被脸颊通红的王耀抓住耳朵拎起来放在他旁边一起睡,嘴里念叨着“不要总是碰尾巴”然后没了下文。当时的亚瑟还不知道为什么王耀不让碰尾巴,他问的时候王耀总是会羞红着脸不说话,有的时候干脆捂住脸。
 
“为什么呢?这是一个羞涩的问题,小亚瑟你不懂啦。等你长大了之后就知道这一切是什么了。”精灵小姐在他身边飞来飞去笑着说道,她金色的头发高高扎起了个丸子头,手捋了捋滑落下来的发丝别在耳边,“很羞涩的问题还是别问好啦,免得你和耀先生相处得太尴尬。”
 
亚瑟懵懵懂懂的点点头,转过头去看坐在石椅上闭目养神的王耀迈开短腿跑过去坐在他旁边,双手抱住脚抬起头盯着王耀的脸发呆。
 
真的……好漂亮。亚瑟伸出手又忍不住摸了摸王耀的尾巴,惹得他的尾巴焉焉一扫以示抗议。他站到木块上凑近王耀努力踮起脚摸摸王耀的耳朵,刚刚摸到头发的时候他就睁开眼睛看着亚瑟的动作叹口气把他抱下来圈在怀里,揉揉他的短发下巴放在亚瑟头上闭眼继续睡觉。
 
最近王耀睡觉的时间越来越长次数越来越频繁,惹得亚瑟有些担心。按王耀的话来说就是“最近没有什么事情可以做所以就睡觉”。亚瑟非常怀疑晚上他是不是会隐瞒着自己跑去森林里去找食物或者其他动物什么的,想到这里亚瑟就难受,难受得要命。
 
如果真的是这样为什么不带我?亚瑟感觉委屈极了头埋在膝盖上没有管妖精小姐在他头上坐着,不过他应该也不太可能瞒着我,不如今晚去跟踪?亚瑟抬起头眼睛转了转笑出来双手握拳,好的就这么做!
 
可怜的妖精小姐被亚瑟的动作弄得整个人差点摔到草地上,幸亏她反应快及时飞起来才逃过一劫。她不明真相的看看亚瑟的表情没有过问太多,毕竟人家的私事嘛就算好奇最好也不要问,她觉得这样是非常失礼的。
 
亚瑟怀里的薄荷飞飞兔飞出来趴在他金色的头发上惬意地眯了眯眼睛,短小肉感极好的爪子在亚瑟的头发上蹭了蹭,拿出呼噜呼噜的声音。他顶着睡着了的薄荷飞飞兔跑去树洞的时候就看见王耀在和鹿精阿尔弗雷德在说些什么话,亚瑟看向王耀翕动的嘴唇心里拔凉拔凉的。
 
【我不需要解药】
 
“……不需要解药?”
 
2.
 
亚瑟小声念出来然后就懵了,王耀生病了?他拨开草丛装作没看见的样子走到王耀后面低下头看着脚下踩着的一簇矮小的草丛,脚挪开它就会发出一声悲鸣。心里的苦涩弥漫开来亚瑟有些忍不住问:
 
“王耀,你说什么解药?”
 
“你生病了吗?”
 
“可不可以告诉我?”
 
王耀蹲下来揉揉亚瑟的头笑得和以往一样温和:“在找你恢复原样的药,不用担心我身体好的很。”
 
阿尔弗雷德走后亚瑟依旧不放心王耀的身体状况,隔一会就问一下还自动包揽了全部活儿当然除了做饭这件,王耀依然记得当初这只兔子心血来潮扬言说要做顿好吃的饭给他吃,当时他差点没有掉下眼泪来。活了那么久终于有个人给他做饭了怎么能不开心?不开心才怪!结果在王耀的期待下亚瑟……炸了厨房。
 
在此之后王耀除了做甜点之时才肯亚瑟进厨房之外做主食王耀一个人包揽,他可不想悲惨的事情有一次上演。上演一次就足够了他可没那么多时间去找修补精灵帮自己修补。
 
王耀瘫在床上看着在浇花的亚瑟顿时有了种老夫老妻的感觉。呸什么鬼哦,什么老夫老妻啊明明只是同居朋友关系。实在是闲着没事了王耀才站起身往厨房跑,注意到王耀不见了的亚瑟顿时慌了,等意识过来才想到他只是去厨房准备晚餐。
 
他坐在床上抱着薄荷飞飞兔之后蜷在床上,盯着薄荷飞飞兔一阵出神。为什么我会这样子?“飞飞兔我能许个愿吗?”
 
怀里的薄荷飞飞兔像是知道他的话一样抬起头来疑惑的看着亚瑟,扑棱着背后的小翅膀,头部在亚瑟怀里蹭了蹭以示依赖。
 
“我……”
 
“想变回原样。”他抱着薄荷飞飞兔的手紧了紧,它不再扑棱着翅膀只是一个劲的往他怀里钻安慰他。
 
王耀做好晚餐后一脸懵逼的看着缩在被子里的那坨不明物体,被子上的薄荷飞飞兔趴在上面跳着很着急,看见王耀就快速飞过来用嘴衔起他红色的袖子直接往里拖,最后在床的位置上停下来趴在床铺上。
 
王耀顺了它的意掀开被子。看着里面不知道变大多少倍的亚瑟又将被子盖在他身上老脸一红。
 
“亚瑟你恢复正常了怎么不和我说哦!卧槽我去帮你拿衣服!”
 
亚瑟红着脸听着被子外王耀翻箱倒柜的声音顿时笑出来,之后王耀一掀被子将衣服扔在他身上,亚瑟接住衣服后看着脸红得要命的王耀有些懵逼。
 
“哦好久前不知道是谁把自己当成正太帮我洗澡的?”亚瑟乖乖的穿上衣服看着王耀蹲下去背对着他的背影。
 
“卧槽那个时候不知道你中了什么邪变小的!……我我我那晚才知道你的年龄哦怪我咯!!”
 
后面没有什么动静,王耀疑惑的回过头就看见亚瑟站在那里影子遮住他。
 
差评!不是软软的肉团子!
 
然后王耀一脸惊恐的看着亚瑟蹲下来摸摸他的尾巴,吓得王耀差点一巴掌过去打醒他,之后他被亚瑟吓懵了。
 
真·我好心帮你找解药却失败了你恢复后却想来上我。
 
而且恢复原样后性格还变得和以前不一样,噫。
 
【end.】

评论(2)
热度(101)

© 长月夜夫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