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月夜夫人

如此悲伤,如此无力。

【APH/朝耀】十米不辩雄雌

*cp朝耀
*校园梗+跨国恋梗
*_(:_」∠)_有点烂尾
*阅读自带避雷针,戳雷歉
*题目正文无关,关爱取名废【x】
*生贺
*祝生日快乐♪
 
《十米不辨雄雌》
 
*
 
教室门口的走廊寥无几人,王耀从教师办公室出来看见这番情景内心毫无波动。他原以为教室里没人前脚刚刚踏进去的时候就瞅到黑板旁边站着一个外国男孩,像是在等着什么人。
 
这个时间来教室真是蠢啊,现在可是放学时段没有什么人的。王耀心里冷笑一声到自己座位整理好书包没有理会那个外国男孩,自顾自的背上书包把椅子反过来椅面朝下放在桌子上。反正今天不是我一个人值日,还有那个谁现在应该是去倒垃圾了待会他会关门的我可以先走。
 
王耀这么想着关上后门拉上锁,那个外国男孩问声转过头来惊讶的看着他粗粗的眉毛紧皱着显得有些可怕:“王耀?今天不是你倒垃圾吗?”
 
王耀挑眉疑惑的指指自己:“我今天倒吗?你是谁?怎么在班里?”他下意识扫一眼旁边的垃圾桶发现里面空空如也,稍后他走向前几步盯着那个人语气里的不满气息都快溢出来,“你骗我,柯克兰同学。”
 
王耀的近视眼很严重,但是他除了上课戴眼镜外其他时间打死就是不戴眼镜,十米开外一片马赛克不能辨人是雄雌,五米以内只看得清模糊的影子眯上眼才能知道是谁,三米以内才可以看清楚。王耀嘴角抽搐的看着亚瑟在黑板上演算着的方程式,作为一只文科狗不太知道也不会解你们理科狗的方程式是些什么鬼。
 
“哦,垃圾已经被我倒了我忘了抱歉。”亚瑟演算的动作一停抬起头想起来刚才他做的事情,突然他转过头看向一脸冷漠的王耀用粉笔点了点,“我闲着没事在算今晚的题目,黑板借我用一下吧我想你应该不介意?呃……如果不行的话……”
 
“你算你的我在这里等你等到你算完为止。”王耀快速的打断亚瑟的话随意挑个位置坐下后翘起二郎腿,双手环胸略显苦恼的看着黑板上的方程式看得一阵懵。老师有说过这道题吗?好像有说?怎么算出来的?诶我怎么不知道有这题。粗略地看了看黑板上的数字看得头疼,王耀瘪瘪嘴目光看向背对着他在上面写着的亚瑟心里冒出一个词语:
 
怪人。
 
他真的是个怪人。下午放学后班里人都走了以后总会看见他在黑板上写那些枯燥无味又令人烦躁的数学或者物理题,闲着无聊?王耀百无聊赖地换个姿势手放在右手手掌内左手手指有意无意的敲击着桌面,之后又轻轻地打个哈欠看向时钟。看看外面灰蓝没有一点橙红的天空一阵发呆,之后他又鬼使神差地转过来看着那些题脑袋里嗡嗡嗡的响着,那声音似乎要冲破阻碍弹跳出来。
 
“对了……”亚瑟停笔将粉笔放回粉笔盒,“听别人说你的理科成绩并不理想,而且班主也总是跟我说要对你多加教导……所以以后每天的理科作业都拿给我看看吧?不然班主又要拿我去进行一番思想教育真的是够了。”亚瑟有些后怕的拍拍胸脯擦着黑板掩盖掉刚才的痕迹,之后没等王耀回复就去卫生间洗手。王耀依然记得他洗完手后进来教室的第一句话是“你考虑得怎么样”而不是“为什么你还没离开班里”。
 
妈的智障早知道我就先走了。王耀翻翻白眼一脸不屑,从座位上站起来拒绝:“抱歉我拒绝。理科我不太感兴趣还有我本来理科就挺差的……嗯,不用麻烦你了我自己会去提升的。”
 
“你不会,因为我已经看透了一切。不对我妹妹也和你一样她理科同样不好,所以答应吧。”亚瑟回到座位快速收拾好书包走到王耀所在位置的左边绿色的眼睛一直看着他脸上也微笑着,王耀顿时觉得拒绝人家也有些不太好意思,因为是别人的好意?
 
王耀只是盯着他绿色的眼睛一阵才点头同意,同时也开始为理科作业而头疼。那些题目真的怎么看都看不懂啊,艰涩难懂的。他头疼的拍拍脑袋一脸胃疼直接说出实话:“我那些都不太会说一句实话……嗯我还是懂一点点解题思路的……”
 
亚瑟点点头手放在下巴半晌没有说话在思考着什么,之后他抬起头来望望一脸胃疼的王耀拍拍他的肩膀鼓励:“没事。多看书和例题,不懂空着改天问我就行。”
 
王耀:“……”
 
其实他真的挺想拒绝亚瑟的,但是看他真诚的表情又有一些于心不忍。
 
一连几天都被理科题洗脑,导致王耀和其他人说话的时候第一句话就是“这里balabala”之类的话,惹得别人一脸惊恐。不过亚瑟这样的教导还是有效果的王耀原本连他自己都嫌弃的成绩有了一些小小的起色让他信心动力大增。
 
“大眉毛!!谢谢你为我补习!”王耀手里拿着60分的数学试卷差点泪流满面,按耐住内心的激动和想抱住亚瑟的冲动声音有些颤抖,“这是我上初中以来最好的成绩了……谢谢……”
 
亚瑟:“……”
 
王耀生无可恋地看着亚瑟一脸“你是我教过的最差的学生”不禁双手抱头一副尔康脸似乎下一秒就要说出人尽皆知的话来。王耀订正完试卷就挪挪试卷给亚瑟看看,作为一只文科狗还是慢慢撸阅读好了。
 
在和完形填空做斗争的时候王耀面前就来了刚才那张卷子,这一次是空白卷。他疑惑地看看旁边的亚瑟一脸懵逼的拿起试卷粗略阅读了下,发现他划的题全部是试卷里错误的题目。王耀趴在桌子上手伸进桌肚拿出作图工具生无可恋的看着题目迟迟没有动笔。
 
——你他妈还不如跟我说全部做一遍!这么划很辣眼睛好吗!!强迫症忍不了!王耀忍住吐槽的冲动手一抖在试卷上划出一道长长的线条,不料被亚瑟看见了。
 
亚瑟合上书幽怨的盯着王耀幽幽说出一句:“你不想做试卷跟我说啊……”
 
“我不会强迫你做的。我不忍心看你这只理科废蹂躏试卷……卧槽你干啥!”
 
王耀吃惊地看着亚瑟手里的那本本子“噫”了一声,他现在的表情大可以和滑稽相媲美。
 
一本正经的——用教科书做掩护,里面放着小菊画的本子——真是绅♂士。
 
亚瑟羞红了脸支吾半天没有说出一句完整的话来整个人显得苍白无力,王耀一脸我懂的表情让亚瑟看得心塞,之后他意味深长地拍拍他的肩膀心里一阵难受。
 
讲真他是不知道书里内容的,他只是好奇才和本田菊借。
 
王耀笑得差点趴在桌子上:“你不用解释什么,我懂。绅♂士大人。”
 
亚瑟:“……”
 
几年后。
 
很快就迎来高二期末考。进考场前王耀捧着本数学书在门口刷着老师上课教的基础题,怕进考场之后对着数学试卷一脸懵逼。他惆怅地抬起头看看考场教室的班号叹气,把数学书放进书包里拿出考试用品。时间也差不多了。
 
这次与往次不同,亚瑟这次不知道跑哪了没有来参加考试连续好几个星期没有到学校,也没和王耀联系。鬼知道他跑去哪浪了,反正他不在还是有些不习惯,不过还是躲开了噩梦般的刷题旅程。随着考试铃声的响起进入教室,王耀坐在第一组的第七位,趁着老师没发卷子的时候看见匆匆跑过去的亚瑟顿时懵了。
 
卧槽这人不知道考试不能吃饭吗!辣鸡亚瑟!辣鸡记性!差评!王耀心里这么骂他心情格外舒畅,果然看到人并吐槽一遍就是爽快。拿到卷子正准备阅卷呢,他又看见亚瑟那家伙跑过去手里不知道拿着什么东西,看他的样子就是什么重要的东西?
 
王耀现在也没心思管了开始阅卷。
 
*
 
他现在在和亚瑟视频,也知道当年他为什么没有和自己打声招呼就跑去英国的原因。亚瑟还提及当年王耀做题的蠢样,被引起不快回忆的王耀当即炸毛要不是因为异地原因保准他扔一滚滚过去,因为砸电脑太蠢了又砸不到亚瑟本人。
 
“哦你说了半天就是和我叙旧揭我黑历史的?”王耀喝口茶一脸冷漠的看着亚瑟呵呵一声,“我还记得当年谁上课瞅小黄本呢?”
 
“当年年轻不懂事,我还记得你当年还近视得厉害十米外不辨雄雌?”
 
“厉害了厉害了难道你也不这样?”
 
“好吧你赢了你赢了。”亚瑟打个哈欠凑近电脑脸有些红,“其实我不想承认但是不得不承认……嗯……那个啥……王耀?”王耀抱住滚滚“嗯?”一声看着亚瑟不明真相,等待着他的下文。
 
“其实我想你了。卧槽别笑啊!别笑啊!笑毛线哦!”
 
王耀这边笑得花枝乱颤亚瑟就炸了毛脸开始爆红和当年看本子被王耀发现的脸色有得一拼,他咳嗽一声忍耐住笑声:“开心得很你终于说实话了。”
 
“说句实话我也想你……嗯对。”王耀别过脸快速用滚滚遮住发红的脸不让亚瑟看到。
 
 
【end.】

评论
热度(28)

© 长月夜夫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