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虚乌有

蜉蝣之人。

【APH/朝耀】无题

*作为一个取名废我已经放弃题目了ORZ
*短篇已完
*cp朝耀,微莎燕
*罗莎为养女设定
*南夏生贺
*作家朝×翻译家耀
*阅读自带避雷针,戳雷歉
*生日快乐♪
 

 
1.
 
翻书的沙沙声和笔尖在质感不错的纸上书写的声音在传到耳朵里如同处于幽涧流速并不湍急的水流可以抚平内心的浮躁。王耀抬起头用手按按因为长时间低下头而酸疼的颈椎,扭扭头试图缓解酸疼感。当他继续低头准备翻译的时候被强烈的酸疼感给拉回来,无奈之余他只能仰头看着天花板手揉着颈椎处暂时缓解一下酸疼感。
 
亚瑟推开门手里拿着杯温热的还在往外吐着热气的红茶进来了。他合上门看到恋人那副模样有些心疼,把红茶放到写字桌上坐到王耀旁边轻声问道:“你怎么了?”他又看了看王耀在按压颈椎的手,“颈椎疼?”
 
“嗯,你说得对,”王耀放下因为按压需要抬高而微酸的手臂换另一只手继续在原位按压揉动着,“不止疼,还酸。”他往后靠倚在椅背上手臂放在椅子与墙的分界线上舒服的眯上眼睛呼出一口气。揉一会后王耀放下手抱住旁边的抱枕往亚瑟身边挪了挪。
 
出于习惯的,他头一歪就放在亚瑟的肩膀上腿也伸直开一副要睡的样子让他很想在王耀脸上用罗莎的彩笔圈圈点点,想想就觉得刺激。亚瑟微微转头看向已经闭上眼睛的王耀听着他发出轻柔的呼吸声嘴角不由得上提眼睛也弯起,觉得幸福极了。
 
在那里坐了大约15分钟左右亚瑟抓起立在旁边的枕头手小心翼翼地托住王耀的头轻柔的将之放在枕头上面,放轻脚步拿来一条薄毯盖在他身上,在王耀头上印下一吻。此时亚瑟像极了一只偷腥的猫,坐到座位上转过头看向睡得安稳的王耀才敢安心的继续写下去。
 
王耀有一个坏习惯,只有亚瑟一个人知道的坏习惯:睡相不太好没人牵制住他的时候总是会滚到床下。而且滚下去还不会醒!还睡得香甜——甚至比最开始睡觉的状态还好。现在他不得不写完一段就回头看王耀一次,偶尔还要帮王耀盖好被踢开的被子,反复循环着。
 
身后传来的声响让亚瑟放下笔放轻脚步快步走过去用手阻止住王耀往下翻的动作,一脸生无可恋的将他放回原位站起来思考着要在王耀脸上留些什么东西。手指放在下巴点了点,亚瑟从罗莎房间的书桌上抽出一条黑色的水彩笔出来打开笔盖盖在笔的尾端。蹲在王耀所在位置右下角的地方,亚瑟脸微微凑过去笑着在他脸颊上画下一个圆点,在眼眶外部画上圆圈。
 
之后亚瑟在王耀的左脸上画个滚滚上去,他因为这奇怪的感觉皱皱眉发出“嗯”的声音表示难受和不适应,亚瑟才收手。王耀翻个身眉毛舒展开来双手放在肚子附近将被子踢开继续睡着,亚瑟帮他重新盖上被子看看此刻的时间把水彩笔放回罗莎的房间继续他的工作。
 
现在才两点多,离下午茶的时间还有一个小时多一点的时间。亚瑟心里这么想着翻翻自己写出来的英文手稿满意的点点头,将它收起来放在一个文件夹下面喝口冰凉微苦的红茶,转过身来看看依旧睡得香甜的王耀无奈的笑了。
 
晚上不知道工作到几点下午就那么困,这只夜猫子真是不爱惜自己的身体。红茶杯放在杯盘中液面微微向上溢后又下降,亚瑟离开椅子从书柜上抽出一本书返回房间,想在那里过一个下午。
 
王耀从沙发上起来打个哈欠穿上拖鞋头有些晕,推开卧室房间看见亚瑟在那里一边看书一边喝红茶的样子内心没有丝毫波动甚至有点想笑。注意到王耀的他转过头来笑道:“醒了?”稍后指指自己的脸并戳了戳,“你脸上有东西,最好去卫生间那里清理一下,像个花猫似的。”
 
王耀闻言乖乖去趟卫生间照照镜子,之后整个人懵在镜子前看着镜子里被人乱涂乱画的脸,并下意识的摸了摸。脑袋当机了会来不及洗把脸就伸出头来对着房间的方向大声喊了句:
 
“嘿亚瑟你给我出来你在我脸上画了啥!待会我不打死你我不信王!”
 
2.
 
亚瑟坐在沙发上啃着西瓜原本看向电视的视线飘向弯腰用毛巾在擦头发的王耀入了神,等到王耀回过头来的时候他依旧盯着他看惹得王耀笑出声提醒他西瓜都快掉地上了的时候才回过神来看看手里拿着的西瓜默不作声,但是脸很快就爆红起来一直蔓延到耳根子,那个时候亚瑟的脸除了红就是滚烫。
 
“哟,这就脸红了?”
 
王耀将毛巾挎在手上坐到沙发上看着电视上播放的手撕鬼子电视剧,“噫你竟然喜欢看这种,害怕。我以为你喜欢看些新闻啥的……”拿起一颗葡萄塞进嘴里牙尖蹭到薄弱的葡萄皮下意识的咬下去,微酸且带甜的汁水涌进喉咙。
 
“……你去洗澡前不是叫我别换台吗?”亚瑟用着一脸看智障的表情上下打量了下王耀之后头一扭转向电视的方向。
 
周围暗下来。王耀懵圈的看着黑乎乎的一片吞口口水抱紧旁边的滚滚缩成一团惊恐的看着黑乎乎的室内,听到旁边有拖鞋的踏踏声整个人开始慌了直往旁边挪了挪大声道:“亚亚亚亚亚亚瑟你去哪了?”
 
没有回应。王耀心嘭嘭直跳。
 
噫本总攻好方啊啊啊好久没停电了妈的智障本总攻才不怕黑对不怕黑!这个时候我应该要去英雄救眉救我可爱的眉眉出来从大魔王的手里救出来嘿嘿嘿这个时候我应该需要很多蜡烛和眉眉特制的味道巨迷的司康饼,嗯嗯对就是这样——王耀抱着滚滚穿上拖鞋慢慢的走着,表情惊恐。
 
王耀觉得他背后凉风飕飕,虽然窗帘窗户都是关着的他还是觉得他背后真的很凉。卧槽不会吧不会是那个大魔王要来抓我了?!王耀一个转身想都没想就把滚滚扔到后面那个人身上发出“啊——”的声音之后……
 
就撞到了墙柱。
 
身后的亚瑟接住滚滚打开手电筒一脸冷漠的看着撞到一直揉额头的王耀走过去摸摸他的头把滚滚还给他,“跑什么啊又不是鬼……”
 
“卧槽亚瑟柯克兰你还敢说!老子刚才以为你被人抓走了你知道吗害老子那么担心你!食屎哦你竟然没告诉我你有手电筒都不开害得我撞到柱子。”王耀嘴里这么碎碎念着揉着刚才撞到的地方抹掉积储在眼角边因为疼而出来的眼泪,又扔了滚滚过去。
 
“辣鸡,今晚睡书房去!”
 
“不去!不依不依不依!”
 
“你不去老子去!辣鸡!”
 
“别!我去我去我去行了吗!”
 
3.
 
罗莎背着幼儿园的配套书包睁大眼睛脚踮了踮想要看到自家两位父亲来幼儿园接她,因为他们约定好了的。
 
班上的孩子们越来越少,最后只剩下她和班上最安静的王春燕坐在那里,王春燕规规矩矩的坐在椅子上眼圈有点红似乎下一秒就要哭出来似的但是她忍住了,原先扎着丸子头的头发被班上调皮的男孩子扯下来,现在头发披散着非常漂亮。罗莎凑过去咽咽口水蹲在她旁边小心翼翼的,生怕惹她哭:
 
“你……春燕,你没事吧?”
 
王春燕闻声转过头连忙摇摇头支支吾吾的:“没……没事,罗莎你爸爸还没有来接你吗?”
 
罗莎摇摇头返回去搬自己的浅绿色椅子噔噔噔的跑过来坐到王春燕身边摇摇头,手迟疑的放在王春燕背后拍了拍安慰她:“你妈妈也不是没有来吗?我们一起等咯,怕什么又不是一个人。”
 
“嗯……嗯。”
 
王春燕捏着自己的发圈看看自己凌乱的头发犯了愁。自己不太会扎头发平时也是妈妈扎的也不太好意思麻烦伊莎老师……王春燕眼神飘来飘去一时拿不定主意,之后看着发圈被拿走顿时愣了。
 
“来我帮你扎吧?虽说我也是第一次扎不要嫌弃就好……”
 
王春燕看着同样脸红的罗莎不太好拒绝,最后点点头答应她乖乖的搬起椅子背朝后,任凭罗莎在她的头发上摆布。
 
她其实是很紧张又很害羞的,因为第一次麻烦别人帮她扎头发,而是班上她认为一个漂亮的外国女孩子帮她扎的。王春燕觉得这一刻她快要幸福地飞起来因为这是她第一次与罗莎近距离接触。
 
罗莎的手在王春燕的头发小心的梳着,没有梳子她只好用手指充当一下。她看着后脑勺后自己扎的头发嘿嘿嘿的笑着,尴尬极了。“对,对不起啊春燕……我不太会扎所以就……”
 
“没事,谢谢啦。比我的好多了。”王春燕对她笑笑。听见开门的声音两个小脑袋一同转过去满怀期待,不知道是谁。不负她们两个希望的两家的家长一起走进来,王春燕忍不住跑到母亲面前笑得根朵花似的,之后转过头来向罗莎挥挥手。“罗莎明天见——”她是这么说的。
 
罗莎顿时红了脸不知所措:“明,明天见!”
 
当晚。
 
“燕子好可爱!!爸爸我可以娶她吗!”罗莎翻个身看看正在工作的亚瑟和王耀这么问道,抱着怀里的泰迪熊笑得灿烂。
 
“……罗莎你开心就好。”
 
王耀一脸胃疼,他只能这么回复。
 
【end.】

评论(2)
热度(30)

© 子虚乌有 | Powered by LOFTER